KingLear

【山姥切婶】我以为他和我一样

*一个婶婶的随想






我一直认为山姥切和我很像,从与他那双略带忧郁的平静眼眸对视的瞬间开始。
他是我见过的与我最相似的男性,简直如镜像一般。他披着白披风,我披着黑大衣;他不愿被说好看,我不愿被说可爱;他总躲在角落,我总躲在暗处;一起坐在檐廊上发呆,一齐被鹤丸吓得直蹦。虽说也有互相伤害的时候,但我们很像是被公认的事实。
隐隐意识到他与我的不同,是在他要了葵花籽种到田里的时候。我觉得向日葵太鲜艳了,就像太阳那样明亮,而且对嗑瓜子毫无兴趣。看来他和我的喜好并不完全一致。我看着他每日去照顾,心里疑惑他为什么会喜欢向日葵。
一天,他告诉我向日葵全开了。是邀请我一起去看的意思,尽管现在最想做的是把他抓去洗一洗,我还是去到田里。
阳光正好,老远就能看见一片刺目的金黄。山姥切站在向日葵前,满足又得意地欣赏着它们,金色的碎发和向日葵花瓣一样好看,配上干净的皮肤与翠绿的眼瞳,我从未觉得他如此耀眼。
他是向日葵,我却把他误当成小小的野花。
一块碧玉,哪怕嵌在朽木之中,也总要发光的。
我不禁垂下头。
忧郁和阴郁不同,我不该擅自将自己等同与他,躲在阴影中的我,竟然想去接近阳光下的存在……
他可是身为仿品仍优秀得不容忽视的名刀啊。
一声“咔嚓”打断我的愁思。摄影爱好者陆奥守又在抓拍。山姥切吃惊地瞪着他,转而又淡定地说:“帮我和她拍一张。”
诶?!
“好嘞!”陆奥守欣然同意,开始指挥:“主公,你站到山姥切旁边,近点儿,再近一点儿,好!把头抬起来,眼睛睁大——咱知道太阳毒稍稍忍一下——笑一个!”
总算照完了。我下意识地偷瞟了一眼山姥切,他刚好也在看我,我和他同时把脸别了过去。
陆奥守兴冲冲地跑去冲洗了。“我们也回去吧。”山姥切说。我又疑惑他为何主动提出合影。他察觉到我在想有关他的事情,解释道:“我觉得向日葵很漂亮。”
真是单纯的理由。
我鼓起勇气问:“那拍照……”
他露出“都一起拍照了就饶了我吧”的无辜表情。
学坏了吗?!
我在他发动52的机动前揪住他的披风。
“你最可爱了。”他棒读道。
“…不许说我可爱!别想跑!”我拽着他的披风向洗衣房走,但几乎是在原地踏步。
“仿品这样就好——”
“哪儿来的歪理啊!都说了多少遍了,衣服可以破但决不能脏!”
“你至少得让我换下来啊……”
…也对。
“你快去换,我看着你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,小姑娘只有这种时候特别有活力啊。”三日月恰巧路过。
我还是在山姥切身上感受到了共鸣,才会想要去改变的吧。
似乎我……有点……喜欢上他了呢。

评论

热度(23)